天庭种田大户 24第 24 章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8日

  不但如斯,阿卜的表面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本来简笔画一样的五官, 此刻看起来愈加详尽一点了,就连四肢也能看出来一些四肢举动的样子了。

  而孔宣, 他的样貌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他身上变化最大的, 是他的气焰变得愈加凌厉了, 饶是郑羽南都跟他相处了这么久了,这时候看到他也仍然有一种压迫感。

  “你们俩……这是?”郑羽南在孔宣气焰的压迫下, 有些艰难地启齿问道。

  阿卜却是没有被孔宣身上的气焰影响到,亦或者是曾经习惯了,它一见到郑羽南,就蹭地一下扑到了他身上,四肢牢牢地扒在了郑羽南身上。

  阿卜长大了一些后, 连弹跳能力都变强了不少,从地上跳到郑羽南胸前竟然毫不费劲。

  阿卜拿脑袋上的嫩芽在郑羽南下巴上不竭地蹭着,嘴里还兴奋地念着:“阿卜, 阿卜, 南, 南。”

  看来阿卜的词汇量也有所添加。

  孔宣双手抱臂,一脸傲慢的脸色望着郑羽南,语气有些骄傲地说道:“我用那人参练了一些丹药,之前身上的禁制曾经解开了一部门,灵力也恢复了一点了。还有这小萝卜精,我只是给了它一点残剩的药渣,它的修为就精进了不少。”

  当然,孔宣是不会认可,阿谁“药渣”是他特地按照阿卜能承受的份量为它提炼出来的。

  “本来是如许,怪不得我感受你变厉害了很多,还有阿卜,也成长了不少啦,这都多亏了你。”郑羽南十分欢快地说道。

  由于郑羽南的嘉奖,孔宣的耳根可疑地泛起了一丝丝红晕,然后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两声,说道:“这也不算什么。”

  郑羽南并没有发觉,或者说是假装没有发觉孔宣的不自由,而是有些犯愁地看着孔宣喃喃自语道:“不外,当前你出去的时候会不会吓到其他人啊?”

  院子里那五只本身就对孔宣充满害怕的孔雀,这会儿早就曾经由于他身上地气焰而趴在地上瑟瑟颤栗了。

  听了郑羽南的话,孔宣不动声色地收敛起了本身的气焰,小声嘀咕道:“也就是让你感触感染下。”

  郑羽南身上感遭到的压迫感霎时消逝了,趴在角落里的那几只孔雀也稍微恢复了一点,一边腿打着颤一边站了起来。

  郑羽南并没有听见孔宣的嘀咕声,可是也立即感遭到了他身上气焰的变化:“本来这气场还能够本人节制的啊,你可真厉害!”

  郑羽南的这声夸奖听着诚心诚意,令孔宣听起来身心舒畅,他嘴角不由得偷偷抿出一丝笑意,然后又立即收敛住,故作不耐地说道:“我饿了,赶紧去做饭去!”

  “此刻就去,此刻就去。”郑羽南真心为孔宣和阿卜的变化感应欢快,也并不在意孔宣装出来的语气,决定今晚好好为他们预备一顿大餐。

  阿卜本来想按例爬上郑羽南的肩膀跟着他去厨房,却被孔宣一个眼神一瞪给遏止了。

  阿卜撇着嘴,冤枉巴巴地从郑羽南身上滑了下来,然后十分不甘愿宁可地跟着孔宣去了外面的院子里。

  孔宣好恐怖,阿卜想跟阿南待在一块儿。

  不外孔宣可由不得阿卜想,他嫌阿卜的小短腿迈得太慢,一把拎起它头顶的小嫩芽就将它提了起来。

  郑羽南看得心惊胆战,生怕那懦弱的小嫩芽一个不小心就断了:“孔宣你别,小心给它拽断了!”

  真是不省心,几乎就像是养了两个不听话的熊孩子。

  孔宣倒是毫不在意,以至还捏动手里的小嫩芽晃了两下:“安心吧,健壮着呢!就算吊一个你都承受得住。”

  郑羽南摆摆手,懒得再理睬他们,不想再以人类的思维去权衡这两个都比本人活得久的非人类了。

  孔宣提着阿卜到院子里坐下后,见到郑羽南曾经去预备晚饭,没再留意他们了,便从本人随身的储物空间里掏出一颗小药丸,递给了阿卜。

  “喏,待会儿把这个给郑羽南送过去,让他立即就吃了。”孔宣语气随便得就仿佛他拿出来的只是一份很简单的小零食。

  阿卜看着这小药丸有一些眼熟,由于在山上的时候,孔宣藏在那小板屋里捣鼓了好几天就是为了这个工具,并且在他吃了另一颗差不多的小药丸之后就变得更恐怖了。

  阿卜晓得这小药丸很宝贵,跟它喝完之后就长出了第三片小嫩芽的药汁一样都是好工具,于是紧紧地抱住小药丸,迈着两条小短腿飞快地朝厨房跑去。

  正在厨房做菜的郑羽南只见一道白影快速地跑了进来,然后“咻咻咻”地就爬上了他的肩膀,接着,一个略微有些冰凉的工具就递到了本人嘴边。

  郑羽南抓住肩膀上的阿卜拿到面前一看,只见它手上正宝物似的捧着一颗药丸递到本人面前来。

  如许的药丸阿卜必定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它到底出自谁的手郑羽南霎时就想大白了。郑羽南笑了笑,接过药丸毫不犹疑地就吞了下去,然后拍拍阿卜的脑袋:“好啦,我曾经吃掉了,你能够归去复命啦。”

  前次阿卜身上分下来的那根根须郑羽南吃完之后都能感受到身上起了较着的变化,可此次孔宣的药丸他吃完过了好一会儿都没任何反映。不外郑羽南却并不担忧这是孔宣在玩弄本人,反而感觉是还有更强大的功能没有展现出来。

  关于这一点郑羽南却是猜的没错,由于这颗丹药恰是孔宣特地为他炼制出来续命的,除了能给他耽误寿命之外,确实不会发生其他的任何反映。

  只是现在孔宣灵力被封,材料也无限,要否则他间接炼制出能令郑羽南长生不老的丹药也不是不可。

  万寿山上的那块药田里,除了孔宣挖走的那株人参外,其他几株人参也都曾经成熟了,在万寿山上的水土以及聚灵阵的滋养下,这几株人参怕是人世那些寻常的千年人参都比不上的。

  别的后山的那一批薄荷都曾经提早成熟了,只是由于种植的数量并不多,全数摘了也收成不了几多公斤,郑羽南便干脆将那些薄荷留了下明天将来后自用。其他的药材,由于产量还算比力多,却是能够日后等成熟了收往来来往卖。

  比来孔宣由于有了手机,每天都沉浸于各类手机游戏,再加上他方才恢复了部门灵力,连修炼也不需要了,便每天抱动手机坐在院子里玩游戏。以至由于这,连阿卜跟他之间的关系都稍微缓和了一些。

  好比斯刻,阿卜就扒在孔宣的肩膀上,眼珠子瞪得圆溜溜的盯着孔宣的手机屏幕看,一边看还一边冲动地挥着小手,小嘴里时不时吐出来几个字:“球球!球球!”看着比孔宣都还上心。

  看来阿卜由于这游戏,目前又添加了一点词汇量了。

  郑羽南无法地看着这沉浸游戏的一大一小两只:“阿卜,我待会儿要进城,你要跟我一块儿去吗?”

  阿卜听到郑羽南的声音,扭头看了他一下,又回头看了看孔宣手里的手机,十分为难地纠结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恋恋不舍地从孔宣的肩膀上跳了下来,蹭蹭蹭地就跑到了郑羽南脚边。

  郑羽南看着二心专注在手机上,对旁边的工作充耳不闻的孔宣,然后垂头对正顺着他的裤腿往上爬的阿卜说道:“我们今天去把人参卖掉一株。”瞥了瞥孔宣,继续道,“然后买辆车回来。”

  那两亩地的草莓大丰收,郑羽南可是因而而赚了不少钱,这两亩地加起来一共产出了快要一万公斤的草莓,现在曾经卖掉了大部门了,他账户此刻的资金也曾经跨越百万了,虽说算不上巨款,但买一辆通俗的代步车仍是没问题的。

  本来二心玩着游戏看都没看郑羽南一眼的孔宣,一听到这话,立即就关了游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盯着郑羽南。

  郑羽南在心里暗笑了一下,然后假装扣问孔宣的看法:“那孔宣你要跟我们一路去吗?”

  孔宣一副为难的样子理了理袖子,说道:“既然你启齿了,那我就勉强陪你去一趟吧,刚好卖人参的时候帮你掌掌眼,免得你不识货。”

  由于此次预备去提车,郑羽南便没有开着他那辆二手三轮车了,而是领着孔宣上了去市区的公交车。

  孔宣自从来了人世,三轮车却是坐过过不少次数,小汽车也见过不少,只要这公交车,仍是第一次从内部察看。

  看着这个装了好几十小我的大铁盒子,孔宣俄然感觉这车比郑羽南那辆破三轮车其实是威风太多了。

  “如果买这车的话你的钱够吗?”孔宣凑近了郑羽南,小声问道。

  郑羽南看着双眼放光的孔宣,登时有些无语,前次买手机时,都没见他表示得这么巴望的容貌。

  “买不起。”郑羽南很判断地止住了孔宣接下来想说的话,就算买得起也不成能买好么,买了他的驾照也开不起啊!

  “哦。”孔宣看起来十分失望,于是只好掏出手机打开了一局球球高文战来缓解一下失落的情感。

  此次出门郑羽南身上只带了一株人参,由于按照孔宣的说法,如许的人参,只需碰上了识货的人,一株都足够他们争抢了。

  下了车,郑羽南先是带着孔宣去了4S店,出发之前他就曾经提前选好了想要的车型了,此次去就是直奔目标地的。

  只不外,到了4S店后,孔宣却又有些坐不住了。

  “这辆车看起来挺不错的。”孔宣站在一辆格式颜色都很合适他审美的跑车旁边。

  只是价钱很不合适郑云南卡上的余额而已。

  “那辆也不错。”孔宣抬了抬下巴,又看上了另一辆车。

  郑羽南一把将孔宣拉开:“你有驾照吗?”

  孔宣:“没有。”

  郑羽南:“那你有钱吗?”

  孔宣:“临时没有。”

  “那你就给我好好坐着!”

  最终,郑羽南选择了一辆格式颜色都不和孔宣心意,但价钱很是合他本人心意的SUV。

  “这车空间大,当前如果搬运什么工具进市区也很便利。”郑羽南驾驶着汽车,嘴里不由得再次奖饰道。

  孔宣在一旁看着十分眼馋,他虽然在人世糊口的时间还不算很长,但很是无师自通的融会到了人类须眉对车的热爱。当然,这与他们天庭中,仙人们对飞翔法宝的讲究有着殊途同归之处。

  “我也要去学驾照。”然后也要买车。

  郑羽南开惯了三轮车,头一次开小汽车还有些不太顺应,他不寒而栗地盯着前方的路,目不转睛地泼了一盆冷水:“你连身份证都没有。”

  没错,孔宣到目前为止都仍是个黑户呢!

  “……”孔宣俄然感觉很生气。

  比及了药材市场,郑羽南便预备径直拐向他之前就打探好的一家店肆。

  这一条街都有很多中药店,空气中都洋溢着淡淡的中药的清香,阿卜本来是藏在郑羽南的口袋里的,这会儿都不由得探出了头,还仿照人类的样子深深地吸了口吻:“啊~”

  看来这里的气息令阿卜很是沉醉此中了。

  在路过一家其貌不扬的小药店的时候,孔宣俄然拽住了郑羽南:“等等,先去这家看看吧。”

  郑羽南选择的是一家在南城小出名气的连锁药店,他对种药材之类的仍是不太领会,所以挑选一家规模比力大的药店比力能让他信赖。

  可孔宣看中的这家店几乎能够用寒碜来描述了,店里黑黢黢的一片,里面看着连个顾客都没有,以至连店门口都并没有什么人路过,要不是孔宣拉着他,他都没留意到还有这么一家店。

  郑羽南有些警戒地昂首看了一眼这家连招牌都没有的店肆:“这家?看着有点奇异啊,该不会是什么黑点吧?”

  孔宣却恰恰认定了这家店,拉着郑羽南就往里走:“安心,有我在,谁还能欺负得了你?”

  郑羽南乍一听到孔宣这话,先是一愣,然后不由自主地显露了一丝笑意,也就不在意这家店到底是什么样了:“行,那就这家吧。”

  比及一走进店中,郑羽南才发觉这家店的空间比他认为的要大上不少,以至里面还挺亮堂的,也不晓得为什么在外面看着的时候感受完全纷歧样。

  店肆中的员工很少,只在柜台后面半躺着一个年轻人,他手里拿着台手机,低着头百无聊赖地在刷些什么,看起来昏昏欲睡的样子。

  “你好,请问是老板吗?”郑羽南冲着那年轻人暖和地扣问道。

  那年轻人被郑羽南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到地上。他惊慌失措地坐正了身子,昂首就看见了两个边幅十分俊秀的年轻汉子。

  这店里似乎常日里生意也很少,所以俄然呈现了这么两个顾客,这年轻人还有些小兴奋。

  “你们好,请问你们要买点什么吗?”这年轻人看起来比郑羽南都还要小上几岁,长着一张肉嘟嘟的正太脸,看着郑羽南和孔宣的眼睛亮晶晶的。

  郑羽南被这年轻人的热情有些吓到了,下认识地撤退退却了一步,然后才掏出来那株人参,说道:“不、不是,我是想问问你们收不收购药材。”

  “哦,不买也不妨。”那年轻人也并不在意客人到底是要买仍是卖,只需有顾客惠临他就曾经很高兴了,“不外我们店可是什么药材都收的,如果你这药材太次了,我们可是看不上的。”

  年轻人对自家店肆充满了骄傲,话语间不免就带了些骄傲的情感。

  “不妨,那你先看看。”郑羽南并不在意这年轻人的立场,只是浅笑着将手里的人参递过去。

  那年轻人先是不以为意地接过了那株人参,拿在手里随便地看了几眼。

  接着,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蹭地一会儿站了起来,将那人参举到面前频频端详了好几下。

  最初,他还将人参握在手里,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仿佛是在感应着什么一样。

  郑羽南看了会儿这个年轻人,总感觉他小小年纪就神神叨叨的,然后他俄然反映过来了一样,回头看了一眼孔宣。

  而孔宣只是一脸自傲地看着柜台里的阿谁年轻人。

  看来这年轻人,或者是这年轻人背后的人,就是孔宣所说的识货的人了。

  过了一会儿,那年轻人俄然睁开眼,然后冲动地将人参放在了柜台上,语速极快地对郑羽南他们说道:“你们稍等一会儿,我去打个德律风就来!你们必然要等我回来啊!”

  说罢,就一溜烟跑往后头跑去。

  “诶!你……”郑羽南本来想提示他他手机就被扔在了柜台上,不外那年轻人动作太快,郑羽南话还没说完他就跑不见了。

  孔宣却是不在意,找了个位子坐下之后便自顾自地继续起头了他的球球高文战。阿卜本来自从进店里来之后就不断藏在郑羽南的口袋里,连头上的小嫩芽都不敢伸出来,等了一会儿,见外面不断没什么动静,它便也悄无声息地爬了出来,然后吭哧吭哧地爬到了孔宣的肩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孔宣玩游戏。

  没多一会儿,后面又传来一点轻细的动静,看来是阿谁年轻人又回来了,阿卜感受到动静,便刷的一下从孔宣的衣领处钻了进去,惹得孔宣立即变了神色。

  下一霎时,阿谁年轻人就从后头掀帘而入,这时候的他脸上挂着十分客套的笑容,一进来就直奔郑羽南,十分诚挚地说道:“不晓得这位先生怎样称号啊?您稍等一会儿,我家里的长辈顿时就到,您安心,只需您情愿将这人参卖给我们,多高的价钱我们都能出。”

  郑羽南被他这热情弄得有点不自由,躲开他伸过来想要抓住本人的手,略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姓郑,你阿谁……不消焦急,我既然进了你们家的店,天然就是想谈成这笔生意的。”

  那年轻人一边指引郑羽南坐下,十分热情地给他和孔宣端来茶水和点心,一边说道:“我姓孔,名叫孔尚,您叫我小孔就行了,你们如果有什么需求都跟我说就行了。”

  郑羽南一听这年轻人竟然还跟孔宣是一个姓,忍不住偷偷抿嘴笑了笑,惹得孔宣在游戏间隙还抛来了一个白眼。郑羽南看了一眼孔宣,然后提高了声音十分清澈地回了一句:“晓得了,小孔!”

  孔尚陪着郑羽南又闲扯了一会儿,俄然就站起了身,欢快地说道:“郑先生,我家长辈来了!”

  孔尚话音刚落,便从方才他进出的位置掀帘走入了一个身段高峻的青年汉子,这汉子看起来估计三十明年,样貌俊秀,脸上线条健壮,五官外形与孔尚没有一点类似之处。

  见到那青年汉子走向本人,郑羽南就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旁边的孔宣则仍是沉浸于手机游戏中,郑羽南拿他没法,便也由着他去。

  孔尚也赶紧向两人引见道:“师叔,这就是我说的那位卖药材的客人,郑先生。郑先生,这位就是我师叔。”

  那青年汉子走到郑羽南面前,向他伸出了右手:“郑先生你好,我姓顾,叫顾晚空。”

  郑羽南也握了握他的手:“顾先生你好。”

  这位顾晚空一启齿吻焰便与孔另有很大分歧,看得出来是位能独当一面的人物。

  他指引郑羽南在一旁坐下后,并不间接问郑羽南对人参的开价,而是问道:“恕我婉言,不晓得郑先生方未便利透露一下您这人参是从哪里来的?”

  顾晚空和孔尚都是出自若今修真界有些来头的修真门派,他们本人师门中日常平凡也种植着很多妙药,这家药铺其实不外是他们安插在人世的一个落脚点罢了,本来也没想真能做成什么生意,没想到今天就碰着郑羽南拿着一株人参来卖了。

  郑羽南大概看不出来,而孔宣也并不在意,可在这些修真者眼中,郑羽南拿出来的这株人参可比他们师门里种植的那些妙药灵气充沛得多,他们整个门派,种植出来的妙药能比上这株人参的也没几个。所以,像郑羽南如许以前从未在修真界世人面前呈现过,又俄然拿着如许的妙药呈现的人,他天然要多寄望几分。

  其实,在看到郑羽南身上没有任何灵气波动,怎样看都是一个通俗人的时候,顾晚空曾经起头思疑起他这株人参的来历了。

  郑羽南虽然不晓得这位顾先生这么一会儿曾经在心里绕了这么多道弯了,但也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质疑。

  郑羽南收敛神采,抿了一口茶,然后淡然道:“这是我本人种的。”

  “什么!”顾晚空俄然一会儿站了起来,以至将旁边的茶盏都给打翻了,“这是你本人种的?怎样可能!”

  郑羽南怎样看都只是一个跟修真者没有任何联系的通俗人类罢了,怎样可能种的出如斯包含灵气的人参呢。

  顾晚空这大惊小怪的容貌,反而让郑羽南有些看不大白了,有需要这么惊讶吗?

  正在这时,不断坐在旁边恬静地玩游戏的孔宣俄然收起手机站了起来。

  “怎样,莫非感觉我们还会为了区区一株人参棍骗你不成?”孔宣盯着顾晚空,语气不善地问道。

  孔宣这一出声,顾晚空才仿佛终究发觉了他的具有一般,惊讶地瞪着他,接着眼神闪灼,看着孔宣的眼神变得有些严重起来。

  站在一旁的孔尚也敲了敲本人的脑袋,有些懊恼地说道:“啊对了,师叔,这位是跟郑先生一路过来的,叫作、叫作……”

  很明显,孔尚此刻脑海里并没有几多关于孔宣的印象,以至会在不知不觉中就轻忽了他的具有。

  “我叫孔宣。”孔宣十分冷淡地回了一句,而且无意识地释放了一部门本人的威压,令顾晚空和孔尚一霎时心头就闪过一阵惊骇。

  顾晚空立即就感受到了面前的孔宣并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人物,至于跟孔宣一路的郑羽南的来历,天然也不是他们有资历思疑的。

  “孔宣先生您好,是我们适才失态了。”顾晚空适才面临郑羽南时,还不盲目地带着一些傲慢的姿势,这源于他们修真者面临通俗人时的自卑感。但此刻他在孔宣面前,却已然放低了姿势,以至有几分恭顺的意味。

  看到顾晚空的立场变了,孔宣也就不再多说了,以他的身份,还不至于跟个修为微末的人类算计这么多。

  孔宣这一打岔,顾晚空天然不会再继续诘问郑羽南关于人参的来历了,他以至曾经默认为这人参的真正仆人恰是孔宣,郑羽南不外是帮他出手罢了。

  因而,当顾晚空向郑羽南扣问人参的价钱的时候,目光倒是瞟向孔宣的,在贰心里,真正拿主见的必定是那位修为惊人的孔宣:“请问郑先生,不晓得关于这小我参你想出几多价钱呢?”

  不外此时的孔宣曾经从头沉浸在他的球球高文战里了,底子无暇留意到顾晚空明里暗里送来的那些“秋波”。

  郑羽南将顾晚空的小动作天然都是看在眼里的,不外他倒也不在意,归正有孔宣坐镇,只需他这人参能多卖点钱就行了。

  “我对这些药材的行情也并不太领会,不晓得顾先生能开个什么价钱呢?”如果跟通俗人买卖通俗药材他还能晓得个大要,可眼下这买卖对象明显不是个通俗人,他要卖掉的人参也并不像他认为的那样通俗啊。

  顾晚空端详了孔宣一眼,然后推敲了一下,才说道:“先生您这株人参质量天然是上佳的,灵气也十分充沛,只不外参龄仍是稍微嫌短,如许吧,我给您开价十二万,您看怎样样?”

  听到顾晚空的报价,饶是郑羽南曾经事先做好了心理预备,也仍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虽然看之前这人和孔尚的立场,他就晓得这株人参生怕对于他们这种身份的来说很是罕见,但他也其实没想到这么一株才种了不到小半年,并且都没怎样照顾过的人参,竟然能卖到这么高的价钱。

  如果这么算的话,他种在万寿山上那片药田里的几株人参,岂不是比他那辛苦种植了两亩的草莓还要值钱?

  不外郑羽南也算是见过大排场的,他虽然心里惊讶,但面上倒是半分不显,只是冲着顾晚空显露了一个得体的浅笑。

  只是顾晚空由于忌惮孔宣,本来心里就有一些忐忑,见到郑羽南显露如许的脸色,却认为他是对这个出价不满。

  虽然顾晚空开出的这个价钱曾经算是合理了,不外一来他由于适才的失礼,此时心里还有些不自由,二来对方手上极有可能并不只要这一株人参,如果能成立持久的合作,那对他们整个门派来说,都是极有益的大事,所以这第一次买卖他也情愿在对方面前多吃一点亏。

  于是,见郑羽南似乎还有些因为,顾晚空干脆间接拍板:“如许吧,郑先生您适才提到这人参是您本人种植的,想来您种植的必定也不只这一株人参吧,我但愿您当前种植的药材能多多出售给我们店,价钱我们必然开到您对劲为止,这一株人参,我们就一口价,十五万,您感觉合适吗?”

  “好。”郑羽南愣愣地回覆。

  等买卖完成,顾晚空和孔尚要送郑羽南和孔宣分开的时候,孔宣刚走到门口却停住了脚步:“等等。”

  “你还有什么事吗?”郑羽南猎奇地望着他。

  孔宣看了郑羽南一眼,然后回头向顾晚空问道:“你们师门有法子帮我办一张……身份证吗?”

  他对人世的这些证件名称都还不是很熟悉。

  顾晚空先是一愣,然后霎时了悟:是了,像孔宣如许修为强大的人,来历必然也是很欠亨俗,就凭他的修为,必定也不是他表面表示出来的春秋,说不定就是那种传说中隐世修炼了无数年的高人,没有现代社会的身份证明在是太一般了。

  可以或许获得高人要求帮手,顾晚空天然是梦寐以求,赶紧回道:“能够能够,当然能够,这是我的手刺,到时候您对办身份证有什么要求都能够打上面的德律风告诉我,我们必然帮您办得妥妥当帖!”

  “那就多谢了。”孔宣接过手刺,随手丢给郑羽南收起来。

  想了想人世的老实,他又说道:“事成之后自有谢礼。”

  想当初他在天庭的时候,他孔雀明王找人处事时别说道谢了,能少欺负他们一些就算是他们倒霉了。不得不说他来了人世之后,仍是变得讲事理了不少的。

  等孔宣和郑羽南分开之后,孔尚一脸兴奋地望向顾晚空:“师叔,我们此次是不是撞大运了?”

  顾晚空掂了掂手里的人参,不由得笑了笑道:“何止是撞大运,你此次算是立了大功了,只需到时候我们能继续跟这两位先生合作,未来门派里少不了你的奖励。”

  孔尚一听,登时心生神驰,他在门派中资历尚浅,修炼的天分也不算绝佳,也没个什么大的靠山,所以不断在本门中凑数其间,要否则也不会被打发来守着这个店面。但顾晚空却分歧,他虽然修炼也不是很有天分,但处事能力出众,所以现在很受门派长老们的器重。既然师叔都说本人立了大功了,那这件事必定也是**不离十了。

  送完郑羽南和孔宣分开,顾晚空就叮咛孔尚关了店门,预备一路回门派。

  孔尚心里还有些打鼓:“师叔啊,这是掌门叮咛我在这家店守着了,如果我不打招待就归去,他会不会罚我啊?”

  顾晚空拍了他的头一下,笑道:“安心吧,有我在呢,你今天把这株人参带归去,掌门师伯欢快还来不及呢!”

  孔尚本来就感觉天天守着这家没人来帮衬的小店十分无聊,听了顾晚空的话,霎时就欢快了起来,四肢举动麻利地关了店门:“那师叔,我们赶紧归去吧!”

  这家店后面连着个小院子,那小院子里有个简略单纯的传送阵,非是顾晚空他们本门门生不克不及利用。适才顾晚空过来的时候就是通过这个传送阵过来的,这时候他们天然也是要从这里回门派。

  顾晚空他们门派名叫做玄沧派,掉臂现在曾经改叫玄沧观了。这也都是为了适应时代潮水,现在人类的脚印遍及全国,昔时那些荫蔽的山脉,隐世的门派,也都跟着人类开辟的脚印避无可避。

  大约一百多年前,修真界的几大元首颠末商议之后,决定避世不如出生避世,既然他们的保存空间几回再三缩小,那就干脆改头换面出此刻通俗人面前。于是,各大门派都改建成了道观,一边接管通俗人的香火,一边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修炼悟道,包罗他们的同业也佛宗也都是如斯。恰是由于当初的这一决定,才使得道佛两宗可以或许在这末法时代延续下来。

  一回到玄沧观,顾晚空就带着孔尚避开前来上香的人群,到后院里去找到了门派掌门,也就是玄沧观的观主陆无涯。

  进了无涯观主的房间,顾晚空和孔尚发觉不但观主在,还有好几个长老也在这房子里,并且他们一个个还都愁眉锁眼的。

  “师伯,我回来了,你们这是怎样了,莫非是观中出了什么事吗?”顾晚空拽着孔尚向诸位长辈行了个礼,然后有些担心地问道。新书保举:寺人武帝厨道仙途大数据修仙大道朝天滇娇传之天悦东方常人修仙之仙界篇超品巫师更生之魔教教主他从地狱来神级奶爸世尊网站地图导航:

(编辑:admin)
http://lasikfocus.com/hdh/428/